歪道道 / 科技互聯網 / 新藍領收入超大學生,為什麼網約配送員最...

分享

   

【神州集運香港】新藍領收入超大學生,為什麼網約配送員最受歡迎?

2020-11-24  歪道道

    雙十一期間,當無數消費者沉浸於買買買的狂歡中,一則“藍領月薪高過大學生”的話題引發熱議,平添了些焦慮。下半年經濟回暖,製造工廠訂單激增,以傳統藍領為主的製造業用工迅速走俏,不少崗位月薪超過一萬。

    無獨有偶,前幾天DCCI通過研究新藍領人羣的就業環境、就業需求、特徵等,也發佈了一份《新藍領就業與生活狀況研究報告(2020)》,報告指出,分別有38.3%、42.8%、40.3%的快遞員、網約車司機、網約配送員,平均月收入超過9千元。這同樣高於2020屆大學畢業生首份工作起薪。

    傳統藍領就業優於大學生的因素在於稀缺性,而新藍領則在於行業需求,外賣、網約車等互聯網新興模式變革了用户的生活方式,也催生出大規模的新用工羣體。

    尤其是疫情過後,網約配送員成為很多人的就業首選。

    誰是新藍領羣體的領跑者?

    今年年初,疫情的爆發曾給藍領羣體帶來致命打擊,製造業遲遲不能復工,人羣聚集的服務場所也不開放,養家餬口的重任讓人心急如焚。隨着疫情緩解,人口流動恢復,藍領們才得以“重獲新生”。

    但這場疫情也在改變着藍領羣體的就業考量,錢多、離家近、自由度高等因素逐漸被重視,而普遍線上化的趨勢恰恰擴大了新藍領的用工需求,這驅使他們重新作出選擇。

    藍領們離開傳統藍領崗位主要是由於收入不足或更好的崗位選擇,其次是工作時間較長或不自由,而選擇新藍領職業的核心因素就是收入更高、門檻低和時間自由度高。比如在收入上,新藍領9000元以上月薪人羣的佔比為39.8%,遠高於傳統藍領的10.1%。

    而報告數據顯示,在新藍領羣體中,網約配送員越來越受歡迎。

    近幾年來,快遞員流失的情況越發明顯。7月21日,人社部發布《2020年第二季度全國招聘求職100個短缺職業排行》中,快遞員排名位列第2。一位工作已有近4年的快遞員表示,剛工作的時候,他所在的站點足足有五六百人,如今8人宿舍來來去去換了3批人,只剩下他一個人。

    很多快遞員現在轉做了外賣員,因為自從派件費越降越低,還新增了包倉費,快遞員要想保持原來的收入,就不得不每月多送2000多件快遞,工作強度大大增強。相反,外賣員配送物品體積小,重量輕,且配送距離也比快遞短,在工資持平的情況下,很自然會選擇外賣員。

    在新京報智庫近日公佈的一份關於外賣騎手的職業調查報告中,外賣騎手的工作滿意度方面,選擇滿意和比較滿意的外賣騎手佔比達到50.1%,僅有11.67%的外賣騎手選擇不滿意。

    這也側面顯示出外賣騎手對自己工作的認可。

    “放蕩不羈”愛自由的打工人

    最近一段時間,“打工人”梗在網絡爆火,不管你是在工地搬磚,還是坐在辦公室“996”

    亦或是公司高層,只要上頭有領導,都自稱“打工人”。“打工可能會少活十年,不打工你一天也活不下去”,這是所有“打工人”的共同寫照。

    打工人的自嘲像一種黑色幽默,是年輕人對當下生活重擔的調侃,透露出大多數人對高壓環境的不滿,這也使得他們極度嚮往自由的生活,其中包括時間自由。

    對於固定在生產線或其它工作崗位,動輒連續工作十多小時的傳統藍領來講,時間自由原本是最不可能實現的,但新藍領的出現則改變了這種現狀,這也是為什麼不少傳統藍領流入新藍領羣體的原因。而在快遞員、網約車司機、網約配送員中,網約配送員的自由度最高。

    新京報的騎手調研報告指出,根據調查,工作時間自由最讓外賣騎手滿意,佔比最高達到63.58%;其次為收入穩定、收入高,佔比為40.25%。而且在《新藍領就業與生活狀況研究報告》中,從時間自由度來看,在擇業時,有44.3%因時間自由度高而選擇網約配送員的職業,在離職時,超過4成的快遞員因時間不自由而離職。

    家住安徽小縣城的鄭女士從2018年起成了一名外賣騎手,早些年她曾去過杭州等多地打工,為了方便照顧家庭,才選擇回到家鄉。但服裝廠、酒店、加油站等地方的工作,大多工資低,也不着家,她抱着試一試的態度去做了外賣騎手,一干就到了現在。

    這份工作最讓鄭女士滿意的,是她得以照顧孩子。趁不怎麼忙的時候,她能抽空回家為孩子做點飯,然後放在鍋裏保温,讓孩子回家就可以吃上熱飯。

    外賣騎手實際配送時段主要集中在早、中、晚的訂餐高峯期,其餘時間可以調整休息,這也為靈活用工創造了機會,不少工廠工人、廚師、服務員、保安都選擇兼職外賣騎手。一位飯店的服務員稱,疫情期間飯店生意受到很大影響,兼職了騎手,平均每月多賺2000多。

    值得一提的是,相對自由的時間也讓年輕的騎手們有機會思考未來,《新藍領就業與生活狀況研究報告》提及,有超過1/5的新藍領或計劃積累資本創業,或在新領域發展,或在通過副業增加收入。他們都在為更好的生活奮鬥,這和騎手職業化之路也不謀而合。

    責任心和上進心是永遠的動力

    外賣騎手或快遞員為很多漂泊異鄉的人提供了一份可以暫時立足的工作,隨着時間越幹越長,這份工作正轉變為養家餬口的依賴。

    新京報的調研報告顯示,在外賣騎手的家庭情況上,超六成的外賣騎手已經成家立業,結婚有一孩佔比達到29.54%,結婚有兩孩及以上佔比為18.83%,結婚未育佔比為11.95%。《新藍領就業與生活狀況研究報告》又指出,75.1%的新藍領人羣的收入在家庭總收入中佔比超過40%,46.4%的新藍領人羣的收入在家庭總收入中佔比超過60% 。

    這説明外賣騎手工作幫助很大一部分人扛起了家庭的重任,也因為可以在本地生活和工作,讓不少當地勞動力免受外出打工之苦。

    在扛起家庭重任的同時,騎手們也都在努力工作,而配送時間成為他們較為關注的問題,據新京報騎手調研報告數據顯示,70.27%的外賣騎手認為商家出餐速度是影響配送時間的主要因素,佔比最高。

    外賣騎手的職業化是整個行業健康、良性發展的必然,隨着平台為外賣騎手設計出更加完善的成長路徑,未來這份工作也將會受到越來越多人認可。

    城市化發展及互聯網經濟的創新持續深入大眾生活,3300萬的新藍領羣體逐步形成。他們忙碌於城市的各個角落,連接起互聯網便利的服務和龐大的用户需求,讓更多的人享受互聯網帶來的時代進步。而在危難之際,又承擔起城市正常運轉的重任。

    他們不是在生存,而是在生活,這種生活與普羅大眾的生活又緊密聯繫在一起。新藍領對於中國經濟的作用,正在逐步放大,他們不僅僅是城市裏的打工人,更是強大的新經濟驅動者。

    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歪道道(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